• <optgroup id="c46oe"><table id="c46oe"></table></optgroup><menu id="c46oe"><menu id="c46oe"></menu></menu>
  • <nav id="c46oe"><strong id="c46oe"></strong></nav>
    <nav id="c46oe"><strong id="c46oe"></strong></nav>
    您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經典臺詞

    瑯琊榜經典古典臺詞話語大全 霽月清風,疏闊男兒

    時間:2017-08-20 06:09:12  來源:  作者:

     

    “就算什么痕跡都沒有,我們也能知道……也許越是什么都沒有,我才越是知道……”
     
    “已經錯過的歲月,和已經動過的心,都像是逝去的河水,永遠也無法倒流。”
     
    縱然將來兒女成行,鬢白齒松,林殊哥哥也依然是她的林殊哥哥。
     
    “因為我知道自己想要忠于的是什么,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背叛。”
     
    唯有在轎身輕晃起步的那1剎那間,梅長蘇才聽到了這位昔日英杰的1聲長長嘆息。
    嘆息聲幽幽遠遠,仿佛已將滿腔的懷念,嘆到了時光的那1邊。
     
    “因為他現在心無雜念,奪位目前來說是對他而言最重要的1件事。我為他所做的1切,他只需要判斷是否對奪位有利就行了。至于這些事對梅長蘇本人會造成什么樣的后果,他根本不必在意。”梅長蘇語意冷絕,但眸中卻不由自主地露出1絲傷感的笑意,“可1旦他知道我就是林殊,優先順序便會調換過來,他會忍不住想要保全我,要為我留后路,這樣做起事來,難免縛手縛腳,反而相互成為拖累……”
     
    “很多事,我不能讓景琰和我1起去承擔。如果要墜入地獄,成為心中充滿毒計的魔鬼,那么我1個人就可以了,景琰的那份赤子之心1定要保住。”
     
    那是曾經躍馬橫刀的手,那是曾經彎弓射大雕的手。如今,棄了馬韁,棄了良弓,卻在這陰詭地域間,攪動風云。
     
    “飛流,”他抓緊了少年的手,喃喃道,“1個人的心是可以變硬的,你知道嗎?”
     
    “飛流,”他輕拍著少年的頭,喃喃道,“我的太奶奶,終究還是沒能等到我回去……”
     
    “我會的這種,是我太奶奶教給我的……小時候,她常常給我折紙人、紙鶴什么的,可我當時還覺得不喜歡,總想要從她身邊溜走,跑出去騎馬……”
    “……上次見太奶奶,她拉著我的手叫小殊,不管她是真的認出來了,還是糊涂著隨口叫的,總之她心里1定是記掛著小殊,才會喊出那個名字……我1直盼她能夠等我,現在連這個念想也沒有了……”
     
    “是嗎?”梅長蘇眼角水光微閃,唇邊卻露出了溫暖的微笑,“我這幾天,也常常想起過去的那些事情……每次闖禍,都是太奶奶來救我,后來爹爹發現只要不打我,太奶奶就不會插手管得太過分,所以就想了些雖然不打,但卻比責打還要讓我受不了的懲罰方法……”
     
    已經流逝的那段過去就像粘軟的藕絲,雖然被蕭景琰無意中牽在了手里,但卻因為太細太透明,所以永遠不會被他看見。
     
    霽月清風,疏闊男兒
     
    可是……蕭景琰唯1的謀士也是不稱職的。他被過去所局限,他有著和看重軍中袍澤之情的蕭景琰同樣的弱點,所以他阻止不了錯誤的決定,甚至他自己也會義無反顧地踏上錯誤的道路。
     
    靜妃望著兒子微微顫抖的背影,眸色哀婉,“失去的永遠不能再找回,就算小殊真的能回到這世間,只怕也不是當年的小殊了……”
     
    他的朋友,那個從小和他1起滾打,憶起習文練武的朋友;那個總是趾高氣揚風頭出盡,實際上卻最是細心體貼的朋友;那個奮馬持槍,與他在戰場上相互以性命交托的朋友,那個臨走時還笑鬧著要他帶珍珠回來的朋友,真的再也回不來了……
     
    南海親采的那顆明珠,還在床頭衣箱的深處清冷孤寂地躺著。可是原本預定要成為它主人的那位少年將軍,卻連尸骨也不知散于何處。13年過去,亡魂未安,污名未雪,縱然現在自己已7珠加身,榮耀萬丈,到底有何意趣?
     
    梅長蘇臉上露出溫柔的微笑,而聶鋒卻只看了1眼,便猛地閉上了眼睛。
    因為那不是林殊的笑容,那不是記憶中充滿了勃勃青春氣息的,世上最張揚的笑容。
     
    瘋狂到想要去尋找那永遠不能再找回的亡魂,瘋狂到想要把兩個完全不同的人影重合在1起。然而結局,只是1片冰冷如雪的失望。
     
    他此刻只覺耳邊1陣陣嗡嗡作響,什么聲音也聽不進去,許多曾被忽視的畫面逐1回閃,仿若利刃般1下下砍在他的心頭。 那個人說:“你是我擇定的主君……” 那個人說:“庭生,我會救你出去……” 那個人捻動著被角沉思,那個人隨手拔出他的腰刀…… 那個人筑了1條密道每日為他煎熬心血,那個人在病中模模糊糊地念著:“景琰,別怕……” 深宮中的母親那么情真意切地叮囑自己“永遠也不要虧待蘇先生”,說了1次又1次,卻沒有引起應有的警醒;當自己覺得長兄好友都在天上看著時,他其實卻在身邊,努力鋪設著每1步的路……
     
    林殊是誰?林殊是他驕傲張揚、爭強好勝,從不肯低頭認輸的知交好友;是那銀袍長槍、呼嘯往來,從不識寒冬雪意為何物的小火人;是喜則雀躍、怒則如虎,從未曾隱藏自己內心任何1絲情感的赤焰少帥……
    可梅長蘇又是誰呢?他低眉淺笑,語聲淡淡,沒有人能看透他所思所想;他總是擁裘圍爐,閃動著沉沉眸色算計險惡人心;他的臉色永遠蒼白如紙,不見絲毫鮮活氣息,他的手指永遠寒冷如冰,仿佛帶著地獄的幽涼。
     
    可當新任太子1步1步踏上東宮主殿的白玉石階時,他突然覺得是在踏著朋友咬牙支撐的脊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