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ptgroup id="c46oe"><table id="c46oe"></table></optgroup><menu id="c46oe"><menu id="c46oe"></menu></menu>
  • <nav id="c46oe"><strong id="c46oe"></strong></nav>
    <nav id="c46oe"><strong id="c46oe"></strong></nav>
    您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書籍摘抄

    《司馬朗》原文及翻譯

    時間:2017-07-17 09:39:20  來源:  作者:

    《司馬朗》原文及翻譯

    三國志

    司馬朗字伯達,河內溫人也。九歲,人有道其父字者,朗曰:“慢人親者,不敬其親者也。”客謝之。十二,試經為童子郎,監試者以其身體壯大,疑朗匿年,劾問。朗曰:“朗之內外,累世長大,朗雖稚弱,無仰高之風,損年以求早成,非志所為也。”監試者異之。后關東兵起,故冀州刺史李邵家居野王,近山險,欲徙居溫。朗謂邵曰:“唇齒之喻,豈唯虞、虢,溫與野王即是也;今年去彼而居此,是為避朝亡之期耳。且君,國人之望也,今寇未至而先徙,帶山之縣必駭,是搖動民之心而開奸宄之原也,切為郡內憂之。”邵不從。邊山之民果亂,內徙,或為寇抄。

    是時董卓遷天子都長安,卓因留洛陽。朗父防為治書御史,當徙西,以四方云擾,乃遣朗將家屬還本縣。或有告朗欲逃亡者,執以詣卓,卓謂朗曰:“卿與吾亡兒同歲,幾大相負!”朗因曰:“明公以高世之德,遭陽九之會,清除群穢,廣舉賢士,此誠虛心垂慮,將興至治也。威德以隆,功業以著,而兵難日起,州郡鼎沸,郊境之內,民不安業,捐棄居產,流亡藏竄,雖四關設禁,重加刑戮,猶不絕息,此朗之所以于邑也。愿明公監觀往事,少加三思,即榮名并于日月,伊、周不足侔也。”卓曰:“吾亦悟之,卿言有意!”

    朗知卓必亡,恐見留,即散財物以賂遺卓用事者,求歸鄉里。到謂父老曰:“董卓悖逆,為天下所仇,此忠臣義士奮發之時也。郡與京都境壤相接,洛東有成皋,北界大河,天下興義兵者若未得進,其勢必停于此。此乃四分五裂戰爭之地,難以自安,不如及道路尚通,舉宗東黎陽。黎陽有營兵,趙威孫鄉里舊婚,為監營謁者,統兵馬,足以為主。若后有變,徐復觀望未晚也。”父老戀舊,莫有從者,惟同縣趙咨,將家屬懼與朗往焉。后數月,關東諸州郡起兵,眾數十萬,皆集熒陽及河內。諸將不能相一,縱兵抄掠,民人死者且半。久之,關東兵散,太祖與呂布相持于濮陽,朗乃將家還溫。時歲大譏,人相食,朗收恤宗族,教訓諸弟,不為衰世解業。

    年二十二,太祖辟為司空掾屬,除成皋令,以病去,復為堂陽長。其治務寬惠,不行鞭杖,而民不犯禁。先時,民有徙充都內者,后縣調當作船,徙民恐其不辦,乃相率私還助之,其見愛如此,遷元城令,人為丞相主簿。朗以為天下土崩之勢,由秦滅五等之制,而郡國無蒐狩習戰之備故也。今雖五等未可復行,可令州郡并置兵,外備四夷,內威不軌,于策為長。又以為宜復井田。往者以民各有累世之業,難中奪之,是以至今。今承大亂之后,民人分散,土業無主,皆為公田,宜及此時復之。議雖未施行,然州郡領兵,朗本意也。遷兗州刺史,政化大行,百姓稱之。雖在軍旅,常粗衣惡食,儉以率下。雅好人倫典籍,鄉人李覿等盛得名譽,朗常顯貶下之;后覿等敗,時人服焉。鐘繇、王粲著論云:“非圣人不能致太平。”朗以為“伊、顏之徒雖非圣人,使得數世相承,太平可致,”建安二十二年,與夏侯惇、臧霸等征吳。到居巢,軍士大疫,朗躬巡視,致醫藥。遇疾卒,時年四十七。遣命布衣幅巾,斂以時服,州人追思之。明帝即位,封朗子遺昌武亭侯,邑百戶。朗弟孚又以子望繼朗后。遺薨,望子洪嗣。

    翻譯

    司馬朗字伯達,河內郡溫縣人。九歲的時候,有人說起他父親時稱字而沒有稱名,司馬朗說:“不尊重別人的父母,也就等于不尊重自己的父母。”那個人對他表示了歉意。十二歲的時候,通過經學考試,成為一名童子郎。因為司馬朗長得又高又壯,監考的官員懷疑他隱瞞了年齡,便盤問他。司馬朗說:“我內外的親戚,歷來都長得高大。我雖然幼稚柔弱,#from 本文來自感悟人生網www.kyo168.com,全國最大的高考網站 end#卻沒有攀高依賴的習氣,折損年歲來謀求學業的成就,這不符合我的志向。”監考官對他的回答感到驚異。后來關東一帶黃巾軍起事,原來的冀州刺史李邵家住野王縣,臨近險要的山區,打算遷徙到溫縣居住。司馬朗勸說李邵道:“唇亡齒寒的道理,難道只限于春秋時的虞國和虢國嗎?溫縣與野王縣就是一種唇齒相依的關系。現在您離開野王而遷居溫縣,只不過是逃避了早晨死亡的期限,卻不能把死期延緩到明天,而且您身上寄托著一郡人民的希望,現在賊寇還沒到您就要先離開,沿山一帶州縣的人民必然恐懼震驚,這等于動搖民心,為那些強盜壞人打通犯罪的途徑啊!我私下里真為全郡擔憂。”李邵不聽勸告,邊境一帶的山民果然發生動亂,往內地遷徙,很多人遭到賊寇的洗劫。

    這時候,董卓強迫皇帝遷都長安,他自己卻因而得以留在都城洛陽。司馬朗的父親司馬防官居治書御史,照理應當隨皇帝同往長安。由于全國到處都不太平,就讓司馬朗帶著家眷先回鄉。于是有人報告說司馬朗要逃跑,抓住他來見董卓。董卓對他說:“您與我死去的兒子同歲,可是您卻幾乎大大地辜負了我。”司馬朗回答說:“明公您憑著崇高的德行,在災荒兵亂交加的年月,能夠為國家清除大批的亂臣賊子,推舉大量的賢士,這真可以說是處心積慮,使國家得到大治。您的威望品德因此更加崇高,功勛業績也因而更加卓著。但是現在兵燹一天比一天嚴重,各州郡人心惶惶,城郊境內的百姓,不能安居樂業,拋棄了居室產業,四處流亡藏匿。盡管四邊的城門都設置了關卡,用重刑殺戮來懲罰逃亡的人,仍然禁止不住這股逃難的勢頭。這就是我所以憂郁不舒的原因。希望明公您能洞察借鑒過去的歷史,稍稍考慮一下。那么您的光輝業績就將與日月同輝,連伊尹、周公也難和您比肩。”董卓說:“我也明白這個道理,您的話很有意義。”

    司馬朗知道董卓一定會敗亡,便賄賂董卓身邊的辦事官員,偷偷地回到家鄉。回到溫縣之后,司馬朗又向鄉中父老長輩們建議,河內郡與京城相鄰,董卓與關東起兵群雄之間的戰火一定會波及于此,這里將會成為亂世戰亂頻繁之地。不如趁道路尚通之時,先到黎陽投靠統領兵馬的鄉里姻親趙威孫,然后觀察時勢。但是父老長輩們都戀舊,不愿意跟隨司馬朗離鄉背井,只有趙咨帶著家屬和司馬朗一起前往。數月之后,關東諸州郡起兵數十萬人,大軍都聚集在滎陽及河內郡,群雄們因各懷鬼胎,所以難以統一行動,因此有些士兵便劫掠當地百姓,造成人民的死傷超過半數以上。之后關東聯軍解散,曹操擔任兗州刺史后與奪取其地盤的呂布在濮陽相對峙,司馬朗才帶著家屬回到溫縣,當年發生饑荒,人民相食,司馬朗收留撫恤宗族眾人,代替父親教導諸弟,因此司馬家沒有因為世道衰敗而家業凋零。

    司馬朗二十二歲時,曹操征召他為司空掾史,任命他為成皋縣令,因病離職,又復職任堂陽縣長。他治理地方政策寬厚仁惠,不用鞭、杖等刑罰,百姓也不犯法。他升任兗州刺史,政策和教化得到了全面的推行,受到百姓的稱贊。即使在行軍打仗的時候,司馬朗也總是穿著粗布服,吃粗劣的飯食,用儉仆的生活給部下作出表率。建安二十二年(217),司馬朗與夏侯惇、臧霸等人征伐吳國,行軍到居巢的時候,部隊中發生了瘟疫。司馬朗親自巡視軍營,為生病的士卒請醫配藥。他自己也染上了疾病,死時年齡為四十七歲。司馬朗死前吩咐薄葬,州里人都很思念他。魏明帝曹睿繼位后,封其子司馬遺為昌武亭侯,管理百戶人家。司馬朗之弟司馬孚又將其子司馬望過繼給司馬朗,司馬遺去世之后,由司馬望之子司馬洪繼承其嗣。